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反盗墓:开局吓跑摸金校尉 > 第318章 全民盗墓,真的来了

第318章 全民盗墓,真的来了

一则短短的新闻,瞬间把东方二十大区的普通人给破防了。

“万万没想到啊,治安署居然玩了这么一招!”

“治安署里有高人啊!”

“何止是有高人,简直就是高人组团PUA广大盗墓贼!对盗墓这个行业进行降维打击!”

“盗墓这个行业居然也有高光时刻,难以置信!”

“治安署是错误的决定,开采工作应该由最最专业的考古队来进行,让广大民众参与,只会形成越发猖獗的民间盗墓团体!”

“治安署是昏招啊!就算是为了选票,你也不能胡来啊,海中盗墓,这得死多少人啊!”

“把盗墓这个行当公开化,高度化,治安署是倒行逆施!是助长社会不良风气!”

“他么的,楼上那些仁义君子,一个个道貌岸然,一个个社会公德代言人,老子就问一句,你们他吗的偷偷进化的时候怎么不带上老子,现在治安署要带我们公平飞升了,侵害你们的利益了,你们又来拿公德良序来说道了!再者说了,谁告诉你盗墓就一定下贱的?戏子之前比盗墓还下贱,怎么戏子现在就成了社会明星?”

“治安署是在引导考古行业的良性发展,一般人的墓,谁又兴趣开采啊,开采什么,一抔几十克的骨灰?大家开采的目的是保护,如果真的放任乱来,那才是治安署的失职!”

“……”

有人怒骂,有人赞成,有人抨击,有人自觉自己是人间清醒者。

而实际上,治安署根本不在乎平常人的想法,因为,西沙考古的名单实则已经内定完成了,普通人就算是报名,甚至连个气氛组资格都没有,更别提是加入盗墓这个行当了。

治安署只是在向人类社会表示一个态度,我要带着全人类进化,我是先进的思想领袖,我是社会的带头羊,顺带针对一下外部敌人。

诸如东南特别三大区,十三区为首四个区,北方三大区。

这三个特别大区的治安署瞬间就上头了。

货比货该死,人比人该扔,东方大区的别具一格的长生行动,被无数普通人引为佳话,三个大区的治安署瞬间内部乱成了一锅粥,无数的普通人质问,你们三个大区不效仿东方大区,是不是因为你们背着我们偷偷飞升了?

有的甚至翻旧账,东方大区之所以被这么针对,被西方和你们三个孤立,完全是因为东方大区是人类最后的良心,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,我们要支持东方大区,你们三个特别大区是东方大区范围的,莫要去做了西方的走狗……

九门,古董大街。

古董大街上,人烟凋零,一个青年人提着行李箱,站在古董大街的门口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昔日热闹的古董大街,如今萧条如此,九门的破败已经近在眼前。

“呦,这不是小花爷吗?”

旁侧地方一个中年生意人笑呵呵道,“小花爷这是打哪儿来啊!要从哪儿去啊!”

解雨臣笑呵呵道,“从外边旅行回来,住一段时间。”

中年人道,“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,小花爷不要太往心里去。”

别往心里去?

解雨臣其实不太在意九门生意的,虽然每年也有些分红,可那点钱对解家不过是微末之力。

解雨臣只是感慨,曾经辉煌的九门提督生意,如今以九门内部叛乱而宣告结束。

三叔不再是曾经的九门三叔了,三叔现在是白玉京的三叔。

吴二白也不是曾经的吴二白了,他是治安署未来总督察接班人。

一切都变了。

解雨臣这次回来只想找到自己叔叔解连环,把解连环接到白玉京,安享晚年,至于九门恩怨,长生者生死,这些和我无关了。

就在这时,迎面地方一辆车子呼啸而过,车子路过解雨臣身侧,戛然停下。

车窗摇了下来,解雨臣朝着车子看了一眼。

车里那人和解雨臣一对视,二人齐齐笑了。

车里坐着一个邪里邪气的年轻人,一袭西装,成熟稳重,正是九门小三爷。

吴邪笑呵呵道,“这不是以前嚣张跋扈要揍我的小花爷吗?怎么这么颓废了?”

解雨臣磨牙道,“你再给我贱一个看看,我把你腿打断!”

“呦!”吴邪把车门拉开,“进来吧!带你去个地方!”

解雨臣把行李箱丢到车后排,坐上了副驾驶位。

车子穿行在古董大街,看着萧条的街景,解雨臣感慨万千,“繁华一瞬啊!九门,说没,就没了。”

吴邪一边开车道,“没就没了呗!有啥好感慨的!留着格尔木那个灵魂实验室也是造孽,天天拿自家人做实验,有劲儿往外边使啊!但凡九门有点出息,能和孙殿英一样出去干十三区的人,去十三区做灵魂实验,我都不会主张消灭他们,是九门的上一代没出息,天天就想着折腾自家人!这不是造孽,是什么?”

解雨臣不反对吴邪的话,只是觉得现在的萧条很是感伤。

吴邪看发小不说话,又道,“我之前去拜访四阿公了。”

解雨臣道,“喔,四阿公没打你?”

“没有。”吴邪道,“四阿公知道疗养院的事情,也知道九门内的血管里流淌着罪恶的血液,四阿公只是说,要我维持一下九门的体面。”

解雨臣看着窗外,“是得维持一下体面了,现在三叔已经走上长生路,不会管九门了,二叔最多照应两句也不会和之前坐镇九门,你爹就更别提了,现在狗毛都找不到一根,那你打算怎么维持?继续搞古董造假吗?”

提到生意,吴邪笑容满面,“古董生意,这个已经OUT了,随着盗墓这个行业被公开化,就会走入和现在直播明星一样流量化的大时代,古董这个小圈子被打破,那么一本暴利的链条就会被撕碎,要想靠着古董继续维持当年的繁荣,这是不切实际的!”

“这是一个新时代,一个全新的时代,我们要展望未来!”

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!既然盗墓行业要被公开化,而我们又是盗墓的老一辈,为何我们不收智商税,开办盗墓培训班,教人盗墓呢?”

解雨臣眼神放光,“教人盗墓?”

吴邪道,“没错!盗墓小圈子被打破的时候,就会形成一个更大的圈子,更大的圈子意味着更大的利益!如果能够占领大圈子的利益制高点,也就是制定盗墓协会的规则和制度,那么我们依旧可以在接下来的十年,百年,继续坐稳盗墓家族南方一哥的位置!”

解雨臣听着吴邪的话语,“你的想法,很有格局,但是这个难度可不低。”

“这事儿要是简单了,我还不干呢!”吴邪道,“老一辈的人终将退出历史舞台,郭阴阳也好,三叔也罢,他们终于是要成仙的人,而我们终于要成为时代的弄潮儿,像是你我,还有北派的郭斩星,这些都是重要的人选,我们可以联络一下,搞个盗墓者联盟出来,到时候把盗墓者分个三六九等,稳定社会秩序,还能让我们位于食物链顶端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解雨臣点头,“有想法,我可以帮你一手。”

“这个是以后的事情。”吴邪道,“现在当务之急是搞钱!九门破产,九大家族分崩离析,现在没钱了,我得弄一笔钱出来再说。”

“钱在哪儿?”

吴邪的车子前方出现了一个工厂大门,上方挂着牌匾,九门工坊。

吴邪道,“我已经预定了十万把九门特制洛阳铲,五万件盗墓套装,飞虎抓,八卦盘之类的东西,这些先去试一试市场,如果销路好,就继续搞。”

解雨臣道,“那我呢?”

吴邪翻了翻眼,“你可以去开个盗墓补习班,教人一点武功什么的,对了,上次盗墓过程中你好像和沧州的邱小姐关系很不错,姓邱的是不是看上你了?”

解雨臣脸色发烫,扭到了一边,“别胡说!”

“我又胡说吗?”吴邪道,“邱小姐是沧州的,沧州那边流派可不少,不少人是不喜欢老北派的,这个混乱的时候,你去一趟沧州,和那里的老前辈签个合同,搞个武术培训和盗墓速成班什么的,未来大有可期啊!”

解雨臣怒气冲冲下车,“荒谬!”

吴邪看着解雨臣的背影,也不着急,小花爷的性子吴邪是清楚的,嘴上不要,身体还是很诚实的,这个混乱的关头,他对九门有很深的归属感,于公于私,他都会去一趟沧州的。

车子外,很快传来了脚步声,“小三爷!小三爷,您可算来了!”

来人是一个胖乎乎的老者,年岁六十出头,当年也是吴家的账房先生,人称路老。

吴邪笑道,“路老有事儿吗?”

路老急忙的道,“是这样的小三爷,您上次让我们赶做的那些个洛阳铲,盗墓三件套,现在已经卖疯了!无数的人来订货!我是万万没想到啊,小三爷您在做生意这方面是个奇才啊!”

吴邪淡淡的道,“这都是很常规的操作,但凡有一点格局的九门中人,都会想到,路老太客气了。”

“现在九门名头甚至都压住了老北派!”路老道,“老九门大破大立这一次,让所有人都认准了九门吴家的金招牌,我们非但没有遭遇到九门内祸的牵连,还被誉为业界良心的佳名,只是小三爷,这个时候,我们不扩产一波,彻底把老北派痛打一顿吗?”

吴邪踱步着,走入了工坊,“路老,你要记住一点,做生意,永远只赚取有限的利益。”

“老北派和老九门是有约定的,秦岭淮河是我们的界线,也是我们的底线!”

“不要轻易去触碰对方的底线,尤其是这个新的盗墓时代。”

“现在看起来我们是占了优势,但是你想一下,九门中除了吴家解家几个家族,霍家之流已经被连根拔起!明眼人眼里,九门实力的衰退是不可恢复的,最起码一百年内我们真实实力是不如老北派的!不要去得罪老北派。”

“再者,这是个新的盗墓时代,新的盗墓流派和利益团体会不断出现,这个时候,我们更要联合老北派,继续把控我们在业内的统治地位,而不是我们两派疯狂内耗,这会给第三方可乘之机。”

路老听着吴邪的话,眼神变得尊崇无比,他从小三爷的身上看到了三叔的影子!

一个比三叔更年期,更野心,更有魄力的九门提督!

路老毕恭毕敬的道,“那,小三爷,我们就无动于衷吗?这些人现在可都排着队给我们送钱的!”

吴邪笑呵呵道,“送钱,我们当然要!你去把盗墓物件儿的价格提升十倍,最好是往奢侈品这个水平拉,让我们的盗墓出产的物品天然具有一种收藏的属性,顺带提升一下盗墓这个行当的起点,让那些不自量力的人搁在行当之外。”

路老点头,“明白!保持有限的市场,提高单品的价值!既不得罪老北派,又能维持我们的利益,我这就去办。”

吴邪点了一根烟,看着工坊里洛阳铲的流水线,暗暗思忖,真的要把洛阳铲打造成奢侈品,也不实际,毕竟这是工具,工具除非真的属性牛皮,否则靠吹捧是没用的,工具只有在会的人手里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。

洛阳铲的工艺已经到了无可挑剔的程度。

现在只能从材料方面进行突破。

是不是要找徐灵合作一把,搞点生命金属,提升一下品质?

想到就做,吴邪打了电话,很快的徐灵那边传来了声音,“三哥?有事儿吗?”

吴邪笑道,“灵儿啊,那个,你那的生命金属有库存吗?”

徐灵道,“有一点,但都是第一代第二代的了,主上有过交代,最近三代以内的生命金属不能外售,只能自己人用。”

吴邪心里咯噔一声,卧槽,都研究到了第五代熵金属了吗?

徐灵的研究能力简直是可怕!

吴邪道,“第一代第二代这个价格高吗?”

徐灵道,“三哥你想要吗?我可以给你个优惠价!”

吴邪道,“这怎么能行?我是生意人,长期合作,该多少是多少。”

徐灵想了想,“三哥你也知道,我们白玉京不需要钞票的,所以我的收费是气数,气数这个东东西又和寿元有关系,一般来说气数越多,寿元越长,所以,熵金属的话,每一百克,我收你一百年寿元!”

一克是一年?

那照徐灵的意思,我这要是卖出去,还不得收别人寿元?

那往后去,寿元是不是最硬的流通货币?

吴邪发现了新的商机!

最新小说: 极品上门狂婿 我的姐姐不是扶弟魔 重生79之我在美国开银行 天鹄书院 都市至尊仙医 四合院:整人就变强! 天皇巨星从做天仙表哥开始 重生香江野性时代 人生模拟器:我的多样人生 桃源小巫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