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杯狐 > 女生频道 > 坏种 > 第18章 《Six Feet Under》

第18章 《Six Feet Under》

若大雨滂沱浇灌我们的坟墓

是否有玫瑰悄然绽放

----《six feet under》

四月中旬,收到老爷子摔了一跤后捱不过今年春天,终于在前夜走了,阿随还是回了一趟栩山。

在罗文作的陪伴下,安东尼也在。

不过罗文作的落地地点不是栩山,他早在深圳便带着几个心照不宣的翻译,跟国内公司接头的人走了。

她跟安东尼乘坐下一班机,来到了栩山。

俩人在航站楼外等车,乘坐出租车进城。

安东尼展开双臂,感受着栩山的空气,他还是第一次走到中国地图的里边,以往都是在东北靠边上的地方转悠,然后返回俄罗斯。

不像老板是在这片土地出生长大的,被遗弃的时候襁褓里还带着涂抹掉父母姓名的出生证,安东尼是生母在莫斯科生下后直接被丢在医院里的,然后生母就不知所踪了。

“怎么样?这地方很美吧?”阿随支着行李箱,看着安东尼一脸享受愉悦的模样。

栩山依山傍水,气候温和。到了春夏天,一片绿意盎然。

安东尼竖了一个拇指:“难怪能长出你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
安东尼这次会跟着来,主要工作是贴身负责阿随的人生安全,在罗文作没过来接人之前,他们需要共住一个房间。

所以俩人进城后直接去了酒店,开了个套房。

放下行李,换了一身比较素的行头,俩人就往汤家赶。

汤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,住在城中村里几十年,左右邻舍多,来吊唁的人也多。

按照习俗,阿随在巷子口就套上了丧服,戴上素冠,从院子外便跪下,一路披麻戴孝,一步一拜一磕头,越过院子门槛,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哭声,她实在哭不出声,只能挤两行眼泪挂着,上了香,便到亲属行列里跪着。

两个阿姐都在前列,沈辞中就在汤阿如旁边。

真伤心的人也没有多少,大家都是象征性哭一哭,跪在阿随边上的堂妹耐不住寂寞,跟她交头接耳,聊了一些这两天的琐碎事,她回着话,沈辞中则不时地回头看她。

尸体在屋子里摆了两天,下午灵车到了,殡仪馆人员和几个直系亲属一路抬棺到巷子口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又跟在缓缓行驶的灵车屁股后,亦步亦趋目送百米,带头的人说了几句话,让老爷子一路走好,灵车便加速驶离了众人的视野。接下来的程序走到了长子长孙去领骨灰,其余人可以移步到酒店吃白饭了。

阿随走到旯旮边上,打通了罗文作的电话,他正在跟几个人吃饭,接到她的电话,借机出来抽根烟。

“没有喝酒吧?”阿随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。

“喝了点儿红的。”罗文作轻声答,“你那边怎么样?”

“刚上灵车,现在要去酒店吃饭。”阿随小声地,“我准备偷偷溜掉。”

“安东尼呢?”

“在周围。”

“不要离开他的视线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俩人又说了会儿话,约好明晚见面,阿随才恋恋不舍的挂掉通话,刚要离开,便嗅到一股子烟味。

她顿时警铃大作。

“好久不见啊,阿随。”沈辞中从墙角拐出来,微笑道,“快有小半年了吧,终于我又见到你了。”

阿随警惕地瞪着他,一语不发。

“他什么时候赶过来?”沈辞中吸着烟,“知道我就在你周围,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吧?他还真是疼你,竟然陪你回来,”他说着就掐掉了烟,“那我们速战速决?”

阿随知道他是听了自己跟罗文作的对话,误会那句‘在周围’以为是在说他自己。

她还是不说话,试图绕道而行。

也许是她无视的行为激怒了沈辞中,他立即怒发冲冠地箭步而来,阿随还没反应过来,便被他摁在墙面上,肩膀和后脑勺撞了个生疼。

“别动,别挣扎,听到没有?除非你想我把你被人轮.奸的录像发给你新的男朋友。”沈辞中在她耳边警告着,犹如恶魔低语。

那怎么能行?

阿随浑身一僵,登时停下了挣扎。

巷子中又传来了脚步纷乱的声响,阿随知道那是安东尼。

“疯子,放开我。”她冷着脸道。

沈辞中才不管有没有人来,也不管是谁来,眼下更重要的,是哄好他的小奴隶。

“上次是他有枪,我不得不走,但是随,这次我不会再放你走了,你以为那个男的是真心想跟你过日子?你怎么敢想的?他只是过个新鲜劲儿,看你放得开而已。毕竟几十个男人在一晚上都进入过的身体,其实这个世界上也蛮少见的。”

“你还敢说?”阿随怒瞪着他,越过他的肩膀,看到安东尼手拿一根木棍。

沈辞中笑了,“我有什么不敢说?我又不嫌弃你,我是爱你的,阿随,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会对你不离不弃。”

“先生,请放开这位女士。”

沈辞中回头,冷眼一扫,又回头看阿随,讥笑:“看来你还是挺受男人喜欢,走了一个,又来一个?”

“你以为所有男人都像你这么卑鄙?”阿随推着他快摸到脸上的手。

“怎么不是?他们没表现出来不代表他们不是,我表现出来了只是对你展现我的诚意,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――”

随着闷棍一声响,话音戛然而止,沈辞中闭上眼,晕倒在阿随身上。

阿随蹙眉,一把将他推到在地上,看着软绵绵倒在地上的人。

“你的爱我是无福消受了,留给我那个姐尝尝。”

“对不起,我下手晚了吗?”安东尼抱有歉意地看她。

“没有,谢谢你。”阿随感激地看他。

“要报警和叫救护车吗?”安东尼看着地上晕倒的男人。

“叫救护车,报警就算了。”阿随刚才打电话的时候,注意到四周没有监控摄像,就算有,他们也是正当防卫,“后天就要返回挪威,报警的话也许不能按时回去。”

于是安东尼打了个电话,叫来一个男人。没过几分钟,那个男人便奔跑过来了,多看了阿随两眼,打了个招呼,蹲下来查看了下沈辞中的状态,旋即掏出手机拨打120。

“我们走吧。”安东尼对阿随道,“你一定饿了。”

确实是。

阿随没再多想,一路解了丧服,摘下素冠,经过大院的时候,放在门外的台子上,与所有客人的丧服放在一起。

当天晚上,她尽地主之谊,带着安东尼在酒店附近的夜市商场转悠,吃了各式各样的美食,她拍下照片发给罗文作,两个小时后,罗文作回了她一张花里胡哨的料理,一盘‘盘根错节’又只有黑色枝杈,边上堆满了还没脱毛的板栗,枝杈上倒挂两个环……

阿随看到了,几乎是秒回。

837:这个应该吃哪部分啊?

lwz:环。

837:[/强]

837:高级。

翌日下午,罗文作收到了她发来的,关于老人已经火化完毕,根据老人生辰八字,算命佬算出来下午三点下葬最好,所以他们待会才去公墓的信息。

罗文作回了两个字。

好的。

便静音了手机,在前面的带路下,走进了栩山男子监狱。

大约在接见室等了十来分钟,玻璃板那边的门开,一个寸头上了年纪的倒三角眼男人缓步走了进来。

他看一板之隔的陌生面孔,又回头看着管□□,最后一屁股坐在板凳上,面露凶狠,不耐烦道:“你谁啊?”又嘟囔,“白高兴一场。还以为是我的小鸟来看我了。”

赵文桀,1970年生人,今年已经四十六岁。

罗文作注视着他眼下沟壑纵生,皮肤松弛,手背都是暴晒过后的斑,实在不符这个年龄该有的精神面貌。

“汤阿随,还记得吗?”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,唇齿抿着,挡手点烟。

听到了熟悉的名字,赵文桀狠狠一怔,一记刀眼看过去,方才正视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。

“你跟我的小鸟什么关系?”他双手震在台面上,接见室里发出一声巨响。

管□□站在身后,叫着他的编号,以示警告。

“她找男人了?”赵文桀吠都没吠管□□,一双眯缝小眼直勾勾盯着面前的男人,忽然展开笑容,嘴角咧到颧骨,眼纹能夹死人,“既然你找到我,那你肯定知道,她曾经是我的小鸟,怎么样?她现在乖不乖?肯定好乖,毕竟我一手教出来的,她身体柔软度绝了,什么姿势都可以玩……她有没有跟你提起我?”

没等对面出声,他咂舌啧了几声,笃定地笑道:“肯定有,她忘不了我,这辈子都忘不了我!”

“你让她来见我,听到没?”赵文桀愤怒地捶着桌板,一字一顿,“我好歹养了她三年,让她来见我!”

罗文作抿了口烟,静了好半晌,才给管□□使了个眼色。

离开栩山男子监狱的时候,天空雾蒙蒙的一片山岚。

刚下过一场小雨,屋檐兜不住雨,淅淅沥沥的往下滴,罗文作低头吸着烟,雨后的泥腥味与微风裹挟着大自然植物的清香,朝他扑来。

罗文作在凉亭里歇了片刻,掐了烟站起,司机打开伞罩在他头:“来接你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

《six feet under》billie eilish

最新小说: 附属品 空间萌宝:穿成部落首领炮灰原配 阎王大人求放过(快穿) 我跟高冷男二结婚了[穿书] 拥有强化属性的我抢走了开挂男主的白月光[快穿] 听说我怀了克系神明的崽 炮灰的白月光拯救计划[快穿] 始乱终弃阿波罗后[希腊神话] 我和康熙唠唠嗑(清穿) 救命!仙门师妹为何不停作死